+13562688626
网站首页 设备价格 淘金产品 淘金案例 淘金知识 淘金船 淘金设备机械 关于我们 联系淘金

淘金新闻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淘金知识 > 淘金新闻

官桥”海外淘金项目的发源地

发布时间:2018/4/24 9:28:03

采沙淘金船结构

19世纪80年代,阿拉斯加发现金矿的消息像风一样席卷美国,年轻的夏洛特和成千上万的穷苦人前往美国西部,实现发财梦。

这是喜剧大师查尔斯·卓别林1924年的电影《淘金记》中的一幕。卓别林在电影中上演的一系列有趣又惊险的故事,让人忍俊不禁,印象深刻。淘金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是那么的神秘而充满诱惑。

在浏阳官桥镇,也有一群淘金人。过去,他们在家门口的河道中淘洗金砂;现在,他们走向世界,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,开始了新的“淘金”生涯。

淘金涧江:河5公里河段挤着80艘淘金船

10月16日下午,天空突然下起小雨。有些浑浊的涧江河上,顿时星星点点。

官桥镇德慎村,50岁的李金湘在这条浏阳河支流旁边住了半个世纪,尽管自己已经盖了两次房子。

听闻我们要采访淘金人,这位中等身材、皮肤黝黑的汉子乐呵呵地笑了,一口西乡话,“你们可算找对人了。”

李金湘说,自己是涧江河中淘金最早的一批人。“差不多是30年前。”顿了顿,他接着说,“1982年分田到户,其后不久我们就开始干黄金(淘金)了。几个醴陵人在这里淘,我们跟着干。”

当年才二十出头的李金湘水性极好,站在齐胸深的河里,用一个木制的淘金盆淘洗金砂。

“经常要潜到三四米深的河底取沙石。那时候金子多,一天最多能淘到2克。”说到这,李金湘一脸骄傲,“1克砂金大约可以卖到28元。”

高额利润的驱使,涧江河很快聚满了淘金人,工具也从简单的木盆变成了淘金船。最高峰时候,涧江河5公里河段挤着80多艘淘金船。1988年,26岁的李金湘用自己淘金赚来的钱盖了一栋房子,成了家。“以前这里很穷的。德慎村没有什么资源,而且经常发洪水,村民们连饭都吃不饱。”说起淘金的往事,李金湘心怀感恩,“因为淘金,很多村民建起了新房子,过上了好日子。”

淘金业甚至带动了一个产业。根据《官桥乡志(1949—2002)》记载,以淘金业带动的境内金船制造业红火多年,大大增加了当地农民的收入。

“淘金”海外:“在国外,官桥人就是专家”

肆意的挖沙淘金,很快影响到河道,破坏了环境。兴盛了十余年后,政府开始整治河道淘金行为。官桥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利用积累的资金和经验,开始了挖沙淘金设备的研发和制造。

35岁的彭湘杰从事采沙设备制造已近20年。2008年,他成立了一家机械制造公司,专门从事采沙淘金设备制造和技术服务。“公司是订单式生产,主要市场在江西、海南和新疆等地,也做出口,最远卖到了加纳、南非等国家。”彭湘杰向我们介绍。

“在采沙淘金设备制造这个领域,官桥人在国外很有名。”彭湘杰肯定地说,“在国外,官桥人就是专家,就是师傅。一般的技术人员工资最少一月六千,熟练工人大多在一万以上。”

农民出身的李金湘对自己的“专家”地位同样十分肯定,“我几年前在尼泊尔做机械的时候,就是工程师,老板对我都很器重的。”10月17日,42岁的彭七林、30岁的彭波林,以及李金湘24岁的儿子李鹏飞就要飞往菲律宾了。一位福建老板聘请他们去菲律宾制造开矿设备,“飞机票都是老板出的。”

对于出国,这些在涧江河边长大的汉子们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彭七林2005年去过蒙古,彭波林已经去过印尼、南非、乍得和菲律宾四个国家。

德慎村党总支书记潘小平介绍,德慎村有人口2348人,常年在外打工的有300多人,从事采沙淘金及设备制造的占2/3以上。而李金湘肯定地说,在国外从事这行的官桥人至少有500人。

李金湘从里屋拿出几本护照给我们看,“我们都是正规途径出国的。这附近的男人几乎每家都办了护照,有人请就可以走。”

走读释疑:为什么涧江河中可淘到金?

为什么涧江河中可以淘到金子?其他河流里有没有金子?

对此,湖南省地质研究所教授童潜明介绍,如果河流上游有金矿,经过长年累月的雨水冲刷,就会把砂金冲到河里,在河流平缓处沉积下来。涧江河发源于醴陵,而醴陵有金矿存在。

因为砂金的密度远大于沙子(注:沙子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,二氧化硅的密度是2.65克/立方厘米,而黄金的密度约为19.26克/立方厘米),所以利用水冲洗,可以把砂金从沙子中分离出来,“如果砂金含量达到操作工艺要求的话。”

不过,童潜明特别提醒,砂金属于矿产资源,个人是不允许开采金矿的,开采需要国土部门和水利部门审批,依法依规进行。